基督教宣道會錦繡堂 - 2018年8月18日至8月19日 - 牧者之言
基督教宣道會錦繡堂
 
主選單
首頁
最新消息
教會簡介
同工資料
崇拜聚會
崇拜講道
團契聚會
每週程序表
新一季栽培課程
事奉人員
分享文章
植堂快訊
社區中心
活動影音
表格下載
網站連結
連絡我們
搜尋
1.jpg
 
 
Designed by PixelThemes.com
首頁 arrow 每週程序表 arrow 牧者之言 arrow 2018年8月18日至8月19日 - 牧者之言
2018年8月18日至8月19日 - 牧者之言 PDF 列印 E-mail
2018/08/18, Saturday

「再思安舒區」    陳韋安傳道

  記得初信主時,在教會認識「彼得行在水面上」的聖經故事(太14:22-33),與此同時,不是純粹巧合,同時認識「安舒區」這字眼——彼得需憑信心踏出自己的安舒區,離開自己的船,走向耶穌基督。

  翻查資料,安舒區(Comfort zone),又名「舒適區」,源於一個九十年代的大衆心理學理論。該理論認為人有三個不同心理領域,分別是「安舒區」、「成長區」、「危險區」,如果人所處的環境狀態和行動習慣,長期處於安舒區之內,就難以成長。因此,人要突破自己的安舒區,面對壓力與危機,才能繼續成長。

  有趣的是,不經不覺,「安舒區」幾乎成了半個基督教字眼。無論是講壇、團契或是主日學教導,「安舒區」成為信仰教導的經典例子。甚至,它已超乎作為例子的功能,直接成為半個基督教神學概念——不管它與它的大衆心理學根源是否有關。畢竟,「走出安舒區」與基督教的核心價值是何等吻合:信心、窄路、背十架等,這些詞彙正是「走出安舒區」的同義詞。因此,沒有基督徒不知道「安舒區」這概念,更以這概念詮釋自己的信仰生命。

既然安舒區成了半個基督教教義,以下是我自己的一點反思:

一、安舒區與「走出安舒區」是一個辯證關係。「走出安舒區」的前設,乃是「安舒區」的存在。沒有安舒區,就沒有「走出安舒區」。這點顯然易見。因此,「走出安舒區」這教導本來已肯定了「安舒區」存在的必要性。事實上,人生與信仰必然有高有低、穩定與不穩定、安舒與緊張。因此,沒有人一生都在「走出安舒區」。試想想,如果人生每一天都在「走出安舒區」,「安舒區」這字就變得空洞沒有意義了。基督教信仰並不需要完全否定安舒區。「安舒區」與「走出安舒區」,兩者必需在人生路途辯證地並存。

 

二、安舒區往往其實是「走出安舒區」後的結果。承接上一點,既然「安舒區」與「走出安舒區」兩者是互相定義的,安舒區並非只是因,它更同時是果。我不認為安舒區只是恍如「富二代」般的既定與必然。安舒區並非純粹是人生起始的設定。忽視這一點,就會過分簡化人生的複雜性。事實上,許多人的「安舒區」其實是自己昔日努力、奮鬥與冒險的成果。所謂「停留在安舒區」,往往只不過是人們合情合理地享受自己昔日應有的成果而已。因此,安舒區在本質上是中性的,而非全然負面的。

 

三、走出安舒區。不過,「走出安舒區」仍然是基督徒的必然路徑——我說這話這乃是出於事實上(de facto)的考慮,而非抽象的原則(de jure)。由於「安舒區」往往是人生昔日努力成果,「離開安舒區」才會是如此艱難。不過,上帝正正就在這一點上呼召我們走出安舒區。「離開安舒區」乃是違反自然的事,捨易取難本來是反理性的——放低自己應有的、奮鬥得來的、離開昔日安舒區才能實現的。唯有上帝呼召叫人離開這合情合理的安舒區。因此,問題不是「走出安舒區」,而是「基於甚麼原因走出安舒區」——不是為走而走,不是漫無目的地走,不是廉價地走,而是為着我們的救主耶穌基督而走。

 
基督教宣道會錦繡堂